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百科

永恒蓬莱第721章反目搭配

2020-05-21 来源:

永恒蓬莱 第721章 反目

何重幽进来后,单兵招呼他喝酒,他却拱手道,“四寨主,抬举了。”单兵有些怒气,“跟你说了多少次,别听何叔的。”“他就是这样,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去见了徐家二公子,他们究竟什么关系”

重幽有些面无表情,“你希望是什么关系”祝以傲一愣,今天何重幽有些不对劲。也不知是风太冷,还是什么,这两个喝的暖呼呼的男人,突然就有些冷。祝以傲眼眸一凝,“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是不是以为所有人都是情敌”祝以傲问道,“他们没有什么”怎么没有什么,一上来,就是久别重逢的拥抱。他似乎有些无奈,“她这么动人的女人,有很多人倾慕,不是很正常么”

祝以傲已看出了一些苗头,“可她马上就会是我的女人。”何重幽大概是跟他第一次这般对视,不让分毫,“可现在不是。”早就有些征兆了,祝以傲只怪自己没有看清楚,“所以,你也是我的敌人。”

夕遥看着剑拔弩张的二人,还有旁边拉架的,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章华就这么大的魅力,刚来霆渊,就惹出这么多的男人,这不带符合她冰冷的性子啊。他心里也不舒服,只想带着她赶紧离开,也算是吃了飞醋么

单兵怒道,“够了,为了一个女人,兄弟就要反目成仇。”祝以傲道,“他算什么兄弟,不过是个卑贱的下人。”重幽眼里闪着寒光,单兵却狂怒道,“祝以傲,你为了这个女人,什么都不要了。”

祝以傲飞起一脚,将何重幽重重踢飞,宅院里的人都颤抖地看着这一幕。仆人们愕然,小妾搂着孩子,满是惶恐。何重幽嘴角挂着血,“从明天起,我就不是你祝家的奴才。”祝以傲还待冲过去,被单兵拦住,两个人竟然交起手来。

夕遥虽然也在看热闹,但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从屋檐轻身落下,借着屋里闪动的烛火阴影,窜了进去,将鼎天剑收入储物袋中,其后又躲藏起来。门外闹得越发不可开交,何重幽又吃了几记重击,连连吐血,面如金纸。

单兵阻拦祝以傲,“重幽,还不走,你真想死。”何重幽颤颤巍巍站起来,“祝以傲,我欠你们祝家的,都还了。”五六七,三位寨主也齐聚在门口,有一位吼道,“二哥,为了一个女人,你连兄弟情义都不要了”

祝以傲冷冷道,“你认他当兄弟,但他却一点都没你们放在眼里”“重幽,你。”何重幽走出大门,“我不配。”这不配不是别人说的,是他的父亲定义的。时刻不要忘记祝家的救命之恩,只是仆人。

何重幽比谁都倔强,他忍着伤痛,往自己的住所而去。祝以傲的府邸,此时吵闹不堪,夕遥趁乱遁了出去。祝以傲道,“来人,封锁山上要道,没我允许,谁都不准下山。还有你们,若是敢帮助他,到时候连兄弟都没得做。”

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子,弄得兄弟之间不惜反目。单兵道,“为了一个女人,闹成了什么样子,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去杀了她。”祝以傲冷冷盯着单兵,“你若敢杀她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单兵拂袖而走,“好啊,我倒要看看,你想将我如何”

其他三位寨主也摇头离去,下人们十分害怕,赶紧能避多远就避多远。那两个抢来的妾侍更是战战兢兢地搂着孩子回了屋子,祝以傲返身回里屋,抱着酒坛子,咕哝咕哝地一顿狂饮。在何重幽的院子里见到她,就不可抑制地为她吸引,横刀夺爱的,确实是他。

何重幽踉跄地回到自己的住所,在门口,那个女子似乎在等他。她的眼睛里流露着担忧,又有些欣喜的神情,“你已经决定抗争了,还是说,只是暂时的。三寨主此时不在山寨,他归来之后,你还有勇气么”他往前一步,紧紧搂住了她,“我决定了,哪怕是死,也要拼上一拼。”

他感到肩膀上有泪珠滴答,她即便心机深沉,也还是一个少女。她也有自己的情感,不会无缘无故成为绝情的权谋者。她搂住了他的腰,呢喃着,“我很喜欢这座宅子,可是在奇峰山上,并不是乐土。”他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深情,“放心,我会保护好你的。”

徐雨娇问道,“你已决定放开束缚了么”“是的,我打算放开束缚,哪怕他要反对,我也要去做。”他的父亲,一直是他的梦魇,所灌输的尊卑高低,只能让他选择隐忍。若是他不忍,这一众小辈中,第一个成为玄阶高手的,绝对不是祝以傲。

“这才仅仅开始,你已经准备好,要跟我一起共抗风雨,不离不弃么”何重幽点了点头,“从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就决定了。”徐雨娇从怀里挣脱出来,一本正经的,意见表示“这样走下去会很累,而且还看不见光明,你都不后悔么”

何重幽点头,“是的,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后悔。”徐雨娇道,“那好,我告诉你,你们那一天要来劫走的人,就是我。我是徐雨娇,今天你看到的徐家二公子,是我的二妹。”他有些愕然,却更多的是欣喜,那个亲密的拥抱,原来只是姐妹间的叙旧。

“你大概也听说过关于我的一些事情。”郅城徐城主的三位千金,乃是三颗明珠,大女儿更是了得。其治家的本事堪称一流,却被徐家所厌弃,作为一桩政治婚姻,嫁到雷城,吸引着各类反对者露出身形,一通的追杀。何重幽道,“阿娇,我只喜欢你。”

也不知这个决定,是对,还是不对。他们所要面对的,是奇峰寨上的秩序。何三寨主一直这样教诲,不是不爱他,只是在维持所谓的秩序。这奇峰山的基业是要传给祝以傲的,旁人再厉害,也只能作为辅助。这是奇峰寨既定的铁律,祝以诚,祝以傲,何三寨主,是他们必须要过的坎。

夕遥潜回屋子的时候,也有人在等他,徐雨晴很是担忧道,“你去了哪里”夕遥关上窗户,“晴姑娘,你这么晚了,不睡觉,找我有什么事儿么”徐雨晴问道,“你偷偷去看新娘子了,见到没有”夕遥摇头,“没有见过,但是我可以肯定,她就是我要找的人。”

鼎天剑是错不了的,一定是章华。徐雨晴暗中腹诽,早就被人掉包了,还如此信誓旦旦。不能暴露徐雨娇的身份,她也不好明说,“听着,她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不要再去冒险,七天之后我们一起去雷城,一定可以找到她。”

夕遥皱了皱眉头,“你说什么,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儿么”徐雨晴腹诽,你不知道的事儿多了,“总之,你听我的,不要去冒险了。还有,最近离福叔远一点儿,小心一点儿。”他真的被弄得一头雾水,“福叔怎么了”话确实不能说的太明白,“总之,你小心些就是了。”

看着徐雨晴跑出房间,夕遥摇了摇头,完全不知道她说的什么。别人从本质得到了真相,他却从推论确定,当然会出现错误。是时候去看一看那个新娘子,不知道是不是章华。但有鼎天剑在,章华就有了线索。他开始打坐修行,这个世界很危险,以他黄阶五品左右的实力,完全不够看。

这两天,发生了很多的事儿,寨主夫人的神剑不见了。二寨主祝以傲和四寨主单兵起了龌龊,搜遍了兵器坊,也没有找到。山寨的执法队四处,都没有眉目。鼎天剑进入了夕遥的储物袋,这东西戴在身上,十分隐秘,也搜不出来。

请的宾客陆陆续续上了山,夕遥碰到了熟人。土谷部落的老族长更加消瘦了,失去古符,整个人都有些颓废。古娜陪在他的身边,看到夕遥,不禁眼前一亮,其后又装作没事儿发生。夕遥混入奇峰寨的目的,她是知道的。她够聪慧,不会干扰到夕遥。

这些人的脸色都不好看,被奇峰寨请上山来,随时可能性命不保。他们住进了夕遥所在的宅院,这里是宾客房间,有很多空房。夕遥趁着天黑,敲响了他们的门。长老似乎很困乏,已躺在了床上,见夕遥进来,“大师,您来了。”长老挣扎着坐起来,夕遥问道,“长老最近似乎不怎么好。”

这完完全全写在脸上,老来丧子,被自己亲选的族长背叛,还丢失了古符,这让他有些心力交瘁。没有了古符,下一个雷磁风暴来临,拿什么来防备那些凶兽。夕遥道,“我倒是有一济良方,或许可以治好长老的病。”长老叹息着,“老夫的身体,自己知道。”

夕遥从怀里掏出三张古符,长老的眼睛都凸了出来。他将古符抢过,“是古符,大师,真是谢谢您,您真是土谷部落的救星啊。他挣扎着想要行跪拜礼,被夕遥按在床上,“长老,无需如此,若不是你们,我只怕现在还躺在床上,是个跛子呢。”

“长老,古符找到,你就好好休息,我有些事儿跟古娜交代。”夕遥朝着外面走,古娜跟了上来。她低着眉头,直到夕遥问他,才抬起头来,“好,虎子已经无碍了,这一次还挣扎着要来,可是最后还得听我的。”找个听话的男人,也很是省心。

夕遥道,“那就好。”他又低声道,“后患已经解决了,不过,要提醒部落的人,不要乱说话。”古娜道,“族长一家的尸体找到了,死的很惨,不过都是他们自找的。”这也是促使他,拼尽全力要杀死雷公子和褚九的原因,这是他见到的最惨的事儿了。

古娜问道,“找到同伴了么”夕遥摇头,“不知道是不是,但找到了她的随身佩剑。”“那就快了,这奇峰寨非同小可,不要乱来。”夕遥点头,“是的,我知道,这一次,纯属祝以傲一意孤行,七日之后,他应该会放人,还请长老宽心。”

古娜点头,夕遥道,“早些回去休息。”他往房间里走,今晚,该去探一探,看看那新娘究竟是不是章华。古娜努力甩开夕遥的身影,这我们开店也是一样的个人,留不住的。他翻身进了屋子,长老便将三枚古符交给了她。这一次,古娜才是他最佳的传位人选。

夕遥扯下一角衣服,当做面巾,从窗户口掠下去。却碰到了守在树木边上的徐雨晴,“喂,我告诉过你,你要找的人没在这里,你为什么还要去冒险”夕遥皱着眉头,在门口被人堵住,还真是有些无语。他压低了声音,“晴姑娘,你半夜不睡觉,在这里干什么”

徐雨晴没好气道,“那你又在干什么”夕遥面对着她,从墙上轻轻一纵,就出了院墙。徐雨晴直跺脚,“混蛋,你回来。”她瞅了瞅门口,也想跟出去,可是夕遥像一个猴子般灵活,她根本就追不上。福叔从阴影中走出来,“小姐,别费心了,他鬼精着呢。”

满口全是谎话,被大小姐补充之后,还煞有其事儿。他肯定跟那个失忆的女子有关,两个人都是凭空出现。明明没有丹田,又从哪里来的力量呼吸吐纳的强度,比很多天才都还要强大,福叔都看不透。徐雨晴道,“福叔,你在这里,怎么不拦下他来,要是让他看到大姐,不是什么事儿都穿帮了嘛。”

福叔道,“别担心,并以此作为对上游地区实施长期、持续、稳定补偿的制度保障。其优点在于能够通过政策的持续实施他的道行,怎么比的过大小姐。”徐雨晴笑了笑,“是啊,还不得被大姐骗得团团转。”徐雨娇的道行,一般的男人,还真是承受不起,这不,一到奇峰寨,就有两个人为了她掏心掏肺。不过她又有些担心,“他要是看到大姐,把未婚妻忘了怎么办”福叔道,“那这样的人,就该杀。”徐雨晴点头,若是那样,连她都会鄙视他。

...

梅州白癜风医院地址
长春治疗妇科医院
桂林治疗牛皮癣方法
性病科
奥利司他胶囊的用法
大姨妈提前痛经有淤血
友情链接
哈尔滨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