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百科

永恒之雾第二百六十九章心脏与献祭营养

2021-01-15 来源:

永恒之雾 第二百六十九章 心脏与献祭

穿着一身正装的男人惬意的行走在浓郁的黑重新成为舆论焦点却是因为与妻子于红伟的离婚案。雾之中。

他的鞋子敲打在坚硬冰冷的街道上,街道两侧的房屋在黑雾之中若隐若现,破旧的窗口之中,阴冷邪恶的视线——或是一对,或是数对,盯着这个仿若是在郊游一般漫步曳行的男人,与他手中的文明杖,还有一顶帽子。

但是没有怪物愿意靠近他。

男人的一只手上捧着一颗巨大跳动的心脏,这是他在已经化为一片死域与废墟的火焰之城中得到的东西,这东西从无至有,自虚空中诞生,充满着邪恶残忍与黑暗混乱的味道,着实开了他的眼界。<这个是最新一代的免费开源电子商务平/p>

除此之外,那个火焰之城再也没有任何值得他记住的东西,即使是停在像是道路上的一辆辆完好无损的马车,不知其目的地究竟为何处;或者死气沉沉的河流,吞噬一切生气,畸形怪异,以及里面总是会注视着他的一双眼睛;还有那些极具特色的奇异怪物——不仅仅局限于肉体,有些怪物甚至能够影响到他。

不过这无关紧要。

现在他又一次回到了他重获新生的地方,按照这颗心脏的意志,他停在了巨大的雕像之前,将这颗心脏放置在地面上。

即使是曾经身为上席议员,身具伟力,他仍然在面对这巨大的雕像时会产生由衷的惊叹——这让他想起了那时见到黑暗主宰时的感觉,人类身躯在面对这种东西时渺小的就像是一颗微不足道的尘埃,即使这三具雕像已经变的腐朽,表面粗糙不堪。

“啊。”男人不再看向心脏,他松了一口气,摘下自己显得有些滑稽的帽子,扇了扇眼前的黑色雾气——虽然这并不能起到任何作用。他向着身后巨大雕像面对的方向望去。

前方应该曾经是一道同样与这雕像一样宏伟的城门,但如今也只是一片废墟。利克里勒斯回头瞥了一眼身后的心脏,离开了他的威慑,这东西对于那些从黑雾中诞生的怪物来说也许算得上是一件诱惑的美味,这座城市中原本就剩余不多的怪物们纷纷向着跳动的心脏缓缓挪动着自己的身躯,看起来倒是有些谨慎。

他化为一阵烟雾散去,又出现在前方城门残骸的顶端该作品创作完成后直接被着名收藏家尤伦斯夫妇收入囊中位置,像一个绅士那样,挺直自己的腰板,笔直的站着,用自己曾经托着心脏的手拖托着自己的帽子。

身后的想起了令人头皮发麻的咀嚼声,利克里勒斯面无表情,他没有兴趣了解背后现在正在发生什么,只是看着前方浓郁深邃的黑雾,以及那里面巨大的身躯,漫无目的,隐隐现现,同样只是些巨大化的怪物——或许有那么一点不同,他不是太了解。

……

周围的一切在迪昂斯的眼中变得模糊了起来,他的感官变得迟钝,声音也似乎已然遥远。他能感受到自己身体的生机化为绿色的血液,不断地从自己胸口的大洞中流出来,接着被身下柔软的“地毯”贪婪的吸收,就像是它们在吸收那些树人一样。

即使是受到自然祝福,被森林所钟爱瞩目的人,也会享受到这样的待遇,静静地将自己余下的一切被迫交给它们吸收,成为它们的养分。

事实上我觉得我还是可以抢救一下的。无法动弹的迪昂斯心里这样想着。

虽然是致命伤,但这并不会让自己立刻死亡,翠玉的法师们有的是让自己在受到致命伤时延续生命的手段,但这需要其他人的帮忙。

接着他勉强睁开的视野中一道强光闪过,周围聚集的树人们纷纷倒在地上,他看到了淡淡的烟雾缭绕——然后是他们追击的那个家伙的脸,面无表情的俯视着他,然后又从他的视野中消失。

这家伙的气味仍然刺鼻……

巨大的树人依旧在前进着,但是原本附近离他最近的追击者们却都隐藏了起来,尽可能的远离了林奇的位置,看起来应该是被他那一发掷枪吓到了。

“这个人可以吗?”林奇蹲下来打量着已经躺在地面上奄奄一息的迪昂斯,周围的焦味让他有些不适,然后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珀利修斯。

珀利修斯看上去比之前小了许多,看起来就像是刚才勉强学会走路的小孩子那样。林奇将这归结为珀利修斯这具躯体自身的某种天赋,并不想在这时做过多的深究。

“嗯。”珀利修斯小脸上一副严肃的表情,他伸出手摸向濒死的迪昂斯,接着这具原本还算得上是肉身的躯体开始以珀利修斯触摸过的地方为圆心,渐渐开始木化。

“快点,”林奇看着自己面前这个素不相识的人露出惊恐与痛苦的表情,身体伸出翠绿色的嫩芽,向着地面上扎根:“后面的大家伙可不会给你留很多时间。”

“没事的,我不会拖累你。”珀利修斯平淡的说着,伸出手向着迪昂斯的胸口划去,将他的胸口就像是拉开拉链一样弄出来一个大洞,脱下自己已经变得宽大的衣服,将他的肠子拽了出来,接着居然钻了进去:“我这具身体天生便是自然之子,只要我愿意,整个森林都会帮助我隐匿,高阶的翠玉法师也找不到我。”

林奇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血腥而又奇异的一幕,迪昂斯的身体还没有彻底木化,他的胸腔中满是绿色的鲜血,虽然五脏六腑已经有了木化的倾向,但是这还是让人感到有些不太适应。

更重要的是,这个迪昂斯看起来还是没有彻底死去。

周围的大地中开始伸出像是触手一样的藤蔓,将迪昂斯的这局身体包裹起来,并缓缓向着地面下沉。

“这一段时间里你要小心了。”珀利修斯的声音“恒山破相事件”值得人们反思说着,虽然稚嫩,但却听起来有些沉闷:“请尽量牵制这些家伙,不然他们还是会有找到我的可能性,而且你自己也要小心,这时候他们是不会留情的,绝对会对你下死手。”

“知道了,”林奇顺手一记闪电将朝着他这边扑过来的几个小树人电成焦炭,望了望后面的巨大家伙。

手边的木质长弓发出哀鸣,再次黯淡下来,变为枯木。

周围的逐日者们再次出现在林奇的感知中,并且向着他这边小心翼翼的摸索了过来。

林奇冷笑一声,看着面前的躯体彻底消失,甚至连自己的感知也无法找到,手上的匕首闪烁着微弱的光芒,另外一只手上的袖剑“叮”的一声响,弹鞘而出。

周围原本安静的树木再次躁动了起来,没有珀利修斯在场,身为自然之敌的林奇仍旧在这里不受欢迎。

不知道现在有了隐匿的自己能否在这里将猎物与猎人的角色互换一下呢?

北京宫颈糜烂治疗费用多少钱
昆明医院男科治疗哪家好
石家庄盆腔炎治疗哪家好
友情链接
哈尔滨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