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百科

求仙则仙第九百五十五章掘地三百尺营养

2021-01-15 来源:

求仙则仙 第九百五十五章 掘地三百尺

鬼郁水虽然是给鬼用的,但却要求在白天调和。

因为它阴气太重,若是在夜晚调和,调和鬼郁水的人免不了会受到阴鸷之害。

唐承念倒不是怕什么阴鸷之害,她只是赶时间。

如今现在调和好鬼郁水,等到耿椰休息够了醒来,正好入夜。

那么仪式就可以举行,鬼邪也能够及早恢复了。

唐承念怕就怕夜长梦多哪。

当商六甲从唐承念处得知她的担忧,他半天没说话,不过脸上的表情明明白白写着他的心情:她这是在立flag啊……

“我听说,凡是怕夜长梦多的人,最后都……”

“……你还是别把话说完比较好。”唐承念告诫。

“嗯。”

商六甲犹豫了一会儿,道:“我听说,凡是没把话说完的人,最后都……”

“……那你就一口气说完啊!”

唐承念和商六甲相视无语,半晌,商六甲飞快地把余下那些说出口以后感觉更不祥的话讲完,接着抬头看天:“如今天色还早,什么时候举行仪式?”

“等太阳下山,再等月上柳梢头。”唐承念抬会不会更好?奥巴马说头看了一眼就把脑袋低下来,“今天月亮应该会很圆。”

如今是五月十四日,虽然不是正统的中秋节,但今晚月亮必定不是弦月,更不会有月食。

只要不遇到那种极度倒霉催的情况,仪式是一定能顺利举办的。

反正只要借着月光精华给鬼邪淋上鬼郁水,再给他喂下精炼过的鬼郁水就行。

唐承念忘了鬼邪一眼,笑着朝商六甲道:“想不到鬼邪大师名字里有个涨幅为0.13%。 某公司的安益避险型账户在7月11日的卖出价为1.0696元鬼字,如今,也真的要修鬼道了。”

又鬼又邪,想来这不会是人家爹娘取的名,不然该跟亲生儿子有多大仇?

只是,世间的事情也真是奇妙,名叫鬼邪的人。最后真的入了鬼道,恐怕,鬼邪都想不到吧。他大约以为自己老死了,就是一了百了。但大概没想到还有一个愿意为他努力的耿椰,与一个极为爱管闲事,还真能帮得了这个忙的唐承念路过,唐承念与耿椰还认识FDY 50D/24F为元/吨!若不是如此,唐承念也不会轻易帮一个不了解的人重捡一命。

什么巧合都撞到了一起。最终终于创造出一个不可思议的重生事件,真是……

就算这一切都是唐承念亲眼所见,如今想来,仍觉得十分神奇。

“这不是挺好嘛,你又救下一个人了。”商六甲笑道。

他算是看明白了,唐承念嘴上总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其实最看不得人家倒霉。

当然,她只同情亲近的人与那些真正无辜的人,若是该死之人,她只会拍手称快。

就比如商氏族中那个助纣为虐。为虎作伥的商玄魁,唐承念之后曾经向他询问过商玄魁的下场。就凭商玄魁利用鉴者扉给他的权力大肆屠|戮索取灵魂归于己用,以族规就饶不了他。得知商玄魁的下场后,唐承念是半点同情心也欠奉,反而相当满意,还夸赞了一句长老们这回真是决断得不错。

而听到商六甲的夸奖,唐承念果然又傲娇了:“是吗?救不救人我倒是不在乎,只是觉得这事有意思罢了。”

“啊?什么有意思?”小黑到底还是孩子心性,唐承念和商六甲说了半天它都不关心,一听到“有趣”这个关键词立刻就抬头望了过来。

差点忘了这里还有一只顺风耳。

“没什么有意思的。玩你的小白去。”唐承念无情地说道。

小黑哼唧了一声,倒也明白自己是不可能劝说唐承念回心转意了。

因为她跟商六甲已经走掉了。

小黑飞在蒋飞白身边,理直气壮地撒娇:“看,我为了陪你玩。主人都不管了。”

蒋飞白一头黑线,不得不配合地点点头说些诸如“我真是受宠若惊啊”之类的话。

他回头又看了一眼唐承念的背影,满腹不解。

他怎么觉得唐承念好像对他有点小嫉妒似的?

是错觉吧?

“小白!我跟你说话呢!”小黑挠挠他的脸,把走神的他抓了回来。

“是是是……诶?你不是说要照顾我这个病人吗?就是这么照顾的?”蒋飞白醒过神来,赶紧说道。

小黑一被提醒就相当心虚:“是啊……好啦,我错了。你要不要喝水?”

“你怎么翻来覆去都是这一招?”蒋飞白无奈。

虽然小黑就一招,奈何一招鲜吃遍天,管用就行。

蒋飞白十分凝重地想,他是不是也太好欺负了?

不管蒋飞白在这边如何纠结,那边厢,唐承念和商六甲离开自然是去挑地方。

虽然说举行仪式对天时的要求不够精细,但地利却不能随意糊弄过去。

唐承念不会看风水,但让她找个有阴气的地方还是不难,有商六甲帮忙呢。

其实,若是不会找阴气,不要紧,挑个平坦的地方朝下挖,往地下越深,阴气越重。

唐承念没想过要将看管鬼邪的任务交给蒋飞白和小黑那两个不省心的,她直接把鬼邪封印了揣在身上。

商六甲扫了她一眼,满脸不安心:“你确定那样会比较安全?”

“放心吧,不会有问题的。”唐承念对此颇有经验。

宋禾愉来来回回进出封印符两次,非重点钢企粗钢日均产量50.97万吨不是仍然活蹦乱跳的吗?

“况且,现在把他封印好,也免得待会儿我们挖地的时候触动了什么,让他受到影响。”

万一鬼邪变了厉鬼,那就全完了。

商六甲点点头:“倒也是。”

他很快转移注意力:“那我们从这儿往下挖?”

唐承念张目四顾,道:“嗯,就这儿。”

她选的地方十分平坦,一方面这里距离地下更近,另一方面在这里挖掘不会引起附近山石滑落。

“那我们到底要挖多深才好?”商六甲一边掘一边问唐承念。

“随便,先挖着看看吧。”唐承念决定顺其自然。

结果这一挖就没刹住,两人一路往下,活生生向下掘了三百尺深。

这回没有坟室拦住,唐承念和商六甲要多顺遂有多顺遂,压根儿没想到要停。

使他们停下的,还是一桩意外。

“咕噜噜……”

“这什么?”商六甲费解地又掘了一下。

“……地下水!?”(未完待续。)

ps:感谢kavanah投出的粉红票~

北京男性功能障碍治疗费用多少钱
天津治疗妇科医院
太原男科哪好
友情链接
哈尔滨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