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要闻

气镇山河第三百三十八章弹指百年营养

2021-01-15 来源:

气镇山河 第三百三十八章 弹指百年

“嘿嘿,我倒要看看你们还能坚持多久!”

章天佑冷笑,田胜与任倾城没有离开祭坛,他也便再次盘可以看到该村正在进行拆迁坐起来,并没过去。

主要是此时祭坛的变化,让他心悸,害怕有危险会降临。

其实从本质上来说,章天佑比林易几人都还要了解这座祭坛,甚至他都知道玉瓶中放有的东西。

因为第一次到这的时候,祭坛之下还有座祭碑,上面写满了古文字,不过他却是一丁不识,便将其收走带出了秘地。

也是因为如此,章天佑经过大量古籍考究,识得上面的一部分文字,知道这里放的东西和对煞气的一些妙用,这也是他与丘成宇战斗时,能够运用煞气作战,超常发挥的原因。

此时整片石头修筑而成的祭坛都在发光,像是有了智慧,被林易打扰,正从沉睡中渐渐苏醒,携带着无穷的能量,其中蕴含的神威在复苏。

置身其上的林易首当其冲,左摇右晃,像是大海中航行的小船,时刻都会被海浪拍翻。

他两手伸出将神龛边缘抓住,用出巨力,想将其挪动至盛放补天石的祭坛上。

本来林易感到虚无缥缈的目光,还想等上片刻,但是祭坛能量不断提升,越来越恐怖,也因此他担心田胜与任倾城会扛不住,特别是瞄到两人在向阶梯之下走动,心中不由更是急切。

最后林易心中一横,反正迟早都要去做,干脆晚不如早,直接开始。

同时默默祈祷,希望一切都安然无事。

这一刻,神龛微微动摇,同时林易身躯也在战栗,牙齿都在相互碰撞。

因为这时神龛中的泥人光芒太过刺人,以至于林易需要闭着双眼,只好动用灵魂去注意,但这样的行为却让他感到天旋地转。

晕头转向中林易心神大震,提高戒备,但还没搞懂什么状况,就发现自己立身在一片黑暗的空间,在这里甚至没有一点光线。

“这是哪里?难道是幻境?”

他喃喃自语,站在原地不敢动弹,害怕有未知的危险降临。

但是随时间流逝,这里什么都没发生,在发言人不敢说;如果真的有问题这黑漆漆的空间中林易渐渐感到不安与孤独,心中生出恐惧。

他不由在其中奔跑,想要找到出路,但这里的黑暗封闭了一切,林易的感知没有丝毫作用,没有方向,即便心中呼唤祁枫,也得不到半点回应,宛如与世隔绝,而隔绝的也仅仅只有他一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易觉得随自己奔跑,两脚都被磨穿,但依然没看到其他东西,入眼处还是黑漆漆一片。

“这里是什么地方?”

林易嘴中念叨,这是他最多的话语,也不知道自问过多少次。

因为在这里,他找不到出路,而后一直都在心中默算时辰,不知不觉间都过了十多年。

此刻林易面容沧桑,眼中暗淡无神,披散的头发被斩断一截又一截。

他将这些发丝连在一起,想要判断出这里的大小,但是结果很失望,这里仿佛没有边角,大到无法想象,至从顺着发丝走动就没碰到过另一端。

有的时候林易甚至认为是因为此地过于黑暗,判断不了方向,自己走动的轨迹或许早就不是一条直线。

但是这也如何?

“十五年了!十五年了啊!”

林易愤怒咆哮,在这里生存了十五年,不知疲惫,一直都在走动,连起来的发丝早就不知有多长,就算轨迹偏移,也该有碰触的时候,但是却从来都没发生。

他对着黑暗的空间运用内气狂轰滥炸,像是处在了崩溃的边缘。

在这里林易的内气没有止境,始终都用不完,同样也感不到饥饿,但修炼却不会有任何效果,研习灵阵也是如此,冥冥之中仿佛有东西在阻碍,不得进展,甚至出体的内气都不会发出光亮,就算挨着地面轰击也碰撞不出火花与声音,一切的一切都显得诡异与可怕。

其实在林易心中,早就认为这里就是一个静止的空间牢笼。

在这里唯一能动和发出声音的只有他!

发泄一阵后林易面露沮丧,随意的坐在地上,自语道:“当年真该听祁枫的话,也不知道田胜与倾城有没有逃掉……”

虽然他嘴上这样说着,但心中却没有悔意。

因为当时的情况已经注定,若是让祁枫控制身体,在田胜与任倾城中只能救一人,这种选择林易做不出。

“以祁枫的为人,想要夺舍与复仇,那么他们多半会安然无事。”

林易嘴角挂着苦涩,他到了这里,只带来了身上穿的一件衣服,补天石与空间戒指都被遗留。

因此他觉得自己在祭坛上消失,祁枫为了自己的执念,必定会去联系田胜或者任倾城,这样刚好能得他相助,再救下一人。

“也许这结果才是最好,章天佑一事是我决策失误,才在最后连累了他们……”

林易自言自语,在黑暗的空间中只有这样才能觉得自己还活着,并不是行尸走肉!

“继续走吧,孤独对我而言,真的不是什么事。”

最后林易安慰自己,再次起身,对着看不到任何东西的方向走动。

在这里待久了,只有三种结果,要么变得麻木,成为行尸走肉般的存在,要么就是精神崩溃,选择自杀,而还有一种则如同林易这般,依旧选择坚持,就算看不到出路与希望也在不断的探索。

对于这种能够坚持的人其实并不多,特别是修为尚浅的修士。

其实林易若不是因为前世植物人的经历,怕是也早就崩溃或者选择轻生。

在他心中,这里和当时的经历一样,都宛如一个牢笼,不同的只是换了一个地方。

林易漫无目的地走动,他只有一个念头,也是一种执念。

找到出路走出这里!

而这一走就是百年,到了现在林易满头白发,身如枯槁。

他不知道从何时起,除了依然感不到解饿外内气在缓慢枯竭,到了现在他已是一步一顿,不再有曾经的旺盛精力,走动间都觉得深深的疲惫,若不是心中还有执念,他早就选择放弃,躺在地面等死。

想看的书找不到?打开”将书名发给我吧!

南昌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哈尔滨治疗男科哪家医院好
齐齐哈尔白癜风治疗较好医院
友情链接
哈尔滨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