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土地

木纹武道神尊正文正文第五百零八章云天宗秘史

2020-09-17 来源:

武道神尊 正文 正文_第五百零八章云天宗秘史

第五百零八章云天宗秘史

这是一场大祸,在当初那个时代,算得是霍乱,天下皆惊的事情。故此天下闻名,云天宗虽然落魄,但在天下依然享有盛名。

当然,这种盛名并非是称赞,但也绝非全是恶名。差不多算是好恶参半,两者都有。

毕竟,曾经的云天宗也是一方巨擘,关于在阿根廷建设俄罗斯军事基地的消息是挑衅性谣言。是不输于洪武殿,云霄剑宗这等顶级势力的。且那位师叔也是名满天下,曾经是赫赫有名的年轻天骄。

至于后来的入魔霍乱,也非是云天宗的本意。参悟剑意而入魔,从此神志不清而陷入大劫中,也非是那位师叔之愿。

故此,云天宗在天下的声名有人称赞,也有人痛骂,但更多的则是同情和唏嘘。毕竟一代天骄入魔,影响了一代宗门的盛世繁华,多少是让人遗憾的。

而从那之后,云天宗残存的高层决定封锁斩魔渊。并且,云天宗也不曾再强迫弟子修剑道,而是整理出了很多的其他杂乱武技,教授弟子。

但亦是从那之后,天下人畏惧云天宗的恶名,少有人愿意再拜入云天宗。毕竟那时候魔患刚除,云天宗还处于风口浪尖,被各地宗派针对。

故此,云天宗举步维艰,直到最终逐渐没落。直到百年后,云天宗才大开山门,收纳了一些孤儿贫民为弟子。但至今为止,依然难以恢复曾经的繁荣。

得知事情经过,秦鸿同样是不胜把握命运方向 5、十次肇事九次快唏嘘。原本盛极一时的顶级势力却阴差阳错的留下祸根,导致这样的落魄,很是遗憾。

这也难怪,他行走天下,提及云天宗时,很多人都是知道。不然,一个普通的二三流宗派,哪能够入得了那些大势力的眼。

只是,云天宗的落魄清楚了,但很多事情还是处于疑惑中。

“那宗主,天下传闻,云天宗的落魄,和云霄剑宗也有关系,不知道这件事情是真是假?”秦鸿询问道,这则传闻最是广为流传,被世人所知。

“此事确实有关联,但却也不是很大。”

云沧海闻言叹息:“当初师叔入魔,云霄剑宗是致力于屠魔的领袖之一,亦是要求云天宗解散宗门的幕后推手。故此,天下有此传闻。”

“这是为什么?”秦鸿大惑不解。

“因为云天宗,传承自云霄剑宗,与云霄剑宗算是一脉相承,所尊古祖皆为剑道圣贤。”云沧海道出了这则原委,让得秦鸿暗道果然。

当初在举荐试炼中,秦鸿和洪猛,幽若雪等人初识之时,便曾听其提及过,云天宗和云霄剑宗传闻有渊源。

据传,云天宗的开派宗师是出自云霄剑宗,只是后来另辟山门而已。故此,两派有渊源,彼此有交流。

但都是传闻,当初消息不得真,故此秦鸿半信半疑,不曾当真。此刻得到云沧海的证实,他这才信了。

如此说来,那云霄剑宗当初的所作所为也就不为过了,甚至是理所应当。

“只是,云天宗到底和云霄剑宗有着怎样的渊源?云天宗又是如何出自云霄剑宗的呢?”秦鸿不解。

“自然是弃徒!”

云沧海提起此事,不禁苦笑。弃徒这种身份,多少还是不怎么光彩。

果然!

秦鸿挑起了眉头,讶异的看着云沧海,静等后者的解释。

“千年前,云天宗的开派祖师本是云霄剑宗的弟子,并且是云霄剑宗的嫡系弟子。在当年那个时代,祖师同样是云霄剑宗有名的人物,是首屈一指的嫡传。”

云沧海解释道:“只是后来颇多事故,让祖师遭遇不公,被驱逐出云霄剑宗。故此,祖师不忿,后来得道有成,从而建立了云天宗,意与云霄剑宗试比锋。”

“噢?还有这回事?”

秦鸿来了兴趣,都是顾不得所在处境还在斩魔渊中,继而追问。

“此事说来话长,并且其中渊源颇深,真要是说起来,怕是要说个三天三夜了!”提及古事,云沧海有些怅然。

“上去再说吧!”

云沧海挥了挥手,示意暂且离开。二人延着小径再次回到后山,并肩盘坐在那山石上,秦鸿静等云沧海的后续。

“其实,事情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都是很常见的儿女情长。”

云沧海苦笑:“当年,和祖师一起的,最为出众的还有两人。一人是祖师的师兄,一人则是祖师的师妹。三人本来相敬如宾,师兄弟情谊深厚。但后来,祖师和其师兄同时恋上了师妹,故此有较劲争锋。”

“而在当年,师兄弟争锋,本是祖师更胜一筹。且祖师师妹亦是对祖师一往情深。但造化弄人,祖师当年为求突破,在外与人争斗。惹下了祸端,牵连到了云霄剑宗。”

“故此,当年祖师被软禁,面壁思过。而一别经年,软禁期限结束,祖师出关,师妹却因爱生恨,最终出家,做了一方游侠,不知所踪。”

说到此处,云沧海便是苦笑更甚,祖师那等风云人物,曾经也是有看不开的时候。

“祖师得知事情经过,最终大怒,痛恨师兄的不懂成全,觉得一切都是师兄不通世故。于是一场大战,曾经蔓延了整个云霄剑宗。后来,不出意外,云霄剑宗高层觉得祖师冥顽不灵,从而将其逐出了云霄剑宗。”

提起旧事,云沧海又是唏嘘。

一代天骄,云霄剑宗的嫡传,就此被驱逐出宗。

后来,理所当然,祖师不甘,最终努力证道,有所成就,便是寻找到了这斩魔渊,创下宗门,取名云天。其意义自然是和云霄试比高,要比云霄更盛,更高,更强大。

故此名天!

“原来如此!”

秦鸿唏嘘,同样长吐了一口浊气。此中恩怨,还真是说不清,道不明。

“自然而然,后来云天宗创建近千年,底蕴雄浑,发展到了不输云霄剑宗的层次。故此,云霄剑宗的那一代宗主自然不愿看见云天宗坐大,故此才针对。”

云沧海继而解释道:“毕竟,云天宗的一应传承,当初皆都出自云霄剑宗,少数部分的传承则是祖师收集及所修。所以,云霄剑宗自然不愿让本派核心传承流落在外,一直意图收回。”

“久而久之,云天宗和云霄剑宗便是牵连更深,恩怨不明。故此世人都是混淆不清,弄不明白彼此关系的真假浑浊。”

得知消息,秦鸿点头恍悟。

如此看来,云霄剑宗和云天宗果真是渊源颇深。如此,江湖中传闻亦是不假。

“那么现如今的云霄剑宗一脉,便是千年前祖师师兄的那一脉了吧?”秦鸿问道。

“不错!”

云沧海点头认可。

秦鸿闻言,暗暗咋舌。真看不出来,这小小云天宗,却还有着如此颠沛流离的曲折经历。更有着曾经震动天下的故事,九曲十八弯,让人诧异。

若非是今日得知,秦鸿怕都是很难想象,云天宗曾经亦有那般盖世辉煌。

“走吧,随我前去接受云天宗的传承。从今往后,这云天宗的传承就归你发扬了!”

吐露完往事,云沧海则是起身,看向秦鸿说道。

“这么快?不跟众长老商议吗?”秦鸿诧异。

“云天宗传承之事本就是宗主说了算,商不商议,都不重要。”

云沧海解释道:“并且,以你现如今的修为和声望,云天宗上下没谁会阻挠。有你,云天宗的气运才蒸蒸日上。”

说罢,云沧海指着远方的宗门,那里气运淌动,冉冉升腾,是一片大兴之象。

秦鸿对此无奈,倒是不曾拒绝。

最终跟随云沧海离开了后山,返回宗门,直奔云天宗最高的高阁中。

剑阁!

是云天宗封锁百年的阁楼,寄存着云天宗最为核心顶级的剑道传承。除却云天宗的历代宗主,外人皆没有资格踏足和传承。

故此,百年后再开,云沧海很是唏嘘。

今日,就让剑阁出世,接受新的传承者。

剑阁外,仰望着这栋高大楼阁,是由一种古木所铸就,非是石刻。然而,这些古木却坚硬如铁,寻常刀剑难伤。

并且,曾经开派祖师建筑剑阁,曾以剑意洗礼这座阁楼。故此,靠近这座阁楼,便隐约可以感受到其中若隐若无的剑道意志。

便也因此,这座阁楼永垂不朽。

剑意不灭,阁楼不塌。

“嘎吱!”

终于,云沧海吐纳一声,靠近阁楼大门。双手摊开,剑意涌动,用力一推,这座封闭百年的阁楼终于再次现世。

“咔咔咔咔咔。”

一阵阵如同磨牙的声音响起,太过老旧,如同行将朽木的老人,行动不便。故此门扇被推开,有种吃力腐朽的味道。

终是一声哐当,剑阁被推开。

“呼!”

骤然,一股劲风从阁楼中喷出,是封闭久远,其中封锁的气息喷涌出来,从门口扫向了外界。

这股风滚滚凛冽,其中带着一道道剑气,是剑阁内蕴的剑意散发出的气息。故此,秦鸿首当其冲,浑身衣衫都是被割裂,发丝也都是断断续续一大截。

若非是他身强体壮,体魄惊世,故此这股风都能够将他斩成碎片。再不济,只怕也得伤痕累累。

足足半刻钟,这股罡风才宣泄完毕,剑阁逐渐平息,如吐息的巨龙安宁下来。

“进去吧!”

云沧海站在旁侧,指了指剑阁中,示意秦鸿尽管入内。

秦鸿抬头看了云沧海一眼,察觉到后者鼓励的眼神。他深吸口气,终是不再犹豫,大步流星的朝着剑阁中走去。

一步入内,入眼处视野灰暗了许多,视线黯淡。他沉默片刻,再次踏步,一步步的朝着剑阁中心走去。

“哐当!”

霎时,随着秦鸿深入,剑阁大门骤然关闭,将其封锁在内。入眼间全是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AA


肝中度纤维化什么表现
复方鳖甲软肝片网上可以买到吗
酒泉哪里有专业的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
哈尔滨房产网